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【亞洲文化實驗】港千尋-多孔性策展講座
3/6(二)第一講18:00-21:00
主題:田野調查
回應:龔卓軍(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班副教授兼所長)
陳冠彰(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生)
3/7(三)第二講14:00-17:00
主題:朝向未知的土地(領域)
回應:郭亮廷(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講師、自由撰稿人及譯者/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生)
張恩滿(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生)
3/7(三)第三講 18:00-21:00
主題:集團
回應:龔卓軍(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班副教授兼所長)
 
3/8(四)第四講 18:00-21:00
主題:欲望
回應:文老師(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班客座教授)
 
3/13(二)第五講 18:00-21:00
主題:權力之外
回應:林欣怡(國立臺南藝術大學材質創作與設計系副教授兼主任)
 
 
地點: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視覺一館5樓大教室
 
講者介紹:
港千尋
1960年出生於日本神奈川縣,為攝影師、著述家、多摩美術大學資訊設計學系教授。以群眾、記憶等文明論為主要命題持續而廣域地進行研究、創作、策展以及出版等計畫。著有《革命的做法:從318太陽花看公民運動的創造性》、《做夢者的十字路口:藝術與記憶的場所》、《文字的眾母親:活版印刷之旅》等多部書籍。
 
講座論述
 
徐福、最早的策展人-港千尋
 
「不包含烏托邦在內的地圖不值得一瞥。因為排除掉烏托邦,就是排除了唯一一個人類必然登陸的國度。人類登陸後眺望周圍,發現了一個更美好的國度,於是再次揚帆出海。所謂的進步,就是實現烏托邦。」——奧斯卡・王爾德《社會主義下人的靈魂》(1891)
 
「策展」的概念源於西歐的歷史。那是從王侯貴族的個人收藏室開始的,一路與近代的博物館和美術館的誕生發展至今。「策展」的語源curare有確保治療行為之意,而為了「將收集而來的東西慎重地處理」所需要的技術和專業知識,Curator的角色變成了一種需求。近代策展的前提是有分類的,應可以說是笛卡兒式的精神與物質的二元論。人類與人類以外的東西被一分為二,即是人類將人類以外的東西進行分類與管理的思考方式。在這個脈絡之下,「Curator」這個詞彙時常出現在英國和德國的實驗室與標本室中,作為此種專業下專用的用語。然而今日,西歐式的二元論以及在其中展開的科學技術文明已經來到了臨界點,這是所有人都一目瞭然的事情。人類劃分自然進行單方面的策展的錯誤,正顯現於地球的各處。我認為,21世紀的策展,有需要建立出與西歐式策展概念相異的模型的必要。
 
在這個策展講座中,我思考作為未來式策展人的模型的是徐福這個人。他是一位無法確定實際上是否真的存在的人物。我想,與其相關的傳說展示了一種與西歐相異的風格。
 
又使徐福入海求神異物、還為偽辭曰:『臣見海中大神、言曰:「汝西皇之使邪?」臣答曰:「然。」「汝何求?」曰:「願請延年益壽藥。」神曰:「汝秦王之禮薄、得觀而不得取。」即從臣東南至蓬萊山、見芝成宮闕、有使者銅色而龍形、光上照天。於是臣再拜問曰:「宜何資以獻?」海神曰:「以令名男子若振女與百工之事、即得之矣。」』秦皇帝大說、遣振男女三千人、資之五穀種種百工而行。徐福得平原廣澤、止王不來。— 司馬遷「淮南衡山列伝」『史記』巻118
 
                     
從司馬遷的《史記》中記載的徐福傳說裡,我將策展做了幾個新的角色的分配,主要在思考的是列舉如下的五點。
 
1、 朝向未知的土地(領域):徐福所設定的目的地是一處無人知曉的島嶼。這即是指向一個未知的領域。
2、 田野調查:徐福向作為計畫補助者的秦始皇做了自己所規劃的計畫報告,並且與其約定帶回長生不老藥。為了尋找長生不老的藥草,田野調查是一個必要的行動。我們也可以說,徐福是一位以民族學式、人類學式的方法進行田野調查的策展人。
3、 集團:徐福並非是獨自踏上旅途。他帶了許多少年少女和技術者,以集團的方式出發。也就是說,對於一個策展而言,非常重要的,是「集團性」。
4、 權力之外:徐福從秦始皇那裡所獲取到的最大利益,即是可以跨出權力至其之外的機會。事實上,並沒有紀錄顯示徐福踏上旅途後,最終有歸來的記載。去想像權力之外的事情,並且為此思考、設定戰略,也是策展的其中一個部分。
5、 欲望:最後一件重要的事情,是關於訴諸於人類的欲望這件事。將地上最高的權力者的心給奪走的,是「長生不死」這個關鍵字。那是因為欲望被刺激到了。所謂達到最終極境界的策展人,就是可以建立關於人類的欲望的哲學的人。
 
擁有以上所列的五種特質的策展方法,指向了與西歐式的二元論相異的,同時滲透精神與物質的模型。
我個人將其喚作「多孔性策展」。在這個方法中,精神與物質、人類與自然、自然與社會等並不是被以二元論式的概念給分離開來,而是一個在兩者之間有著無數的孔洞,能量與資訊情報來回穿梭於這些密佈的孔洞的模型。
 
瀏覽數